老河口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男保姆的屈辱日记:我从天堂坠落[多图]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0:39 编辑:笔名

去了几次职介中心后,我选择了“男保姆”这一职业,因为它收入高,而且给我的感觉很新鲜,很有挑战性,于是我报了名,在家政职业技术学校开始学习“男保姆”工作内容。没想到这里有很多大学生,他们和我一样也想做这一职业。我们学习给婴儿喂奶、换尿布,照料老人穿衣、盥洗,为病人洗漱、擦澡,为孕妇做膳食调配,陪同家庭成员进行体育活动等,没想到等我通过考核,真正开始男保姆的工作后,学的东西一样都没用上。

我的第一位雇主姓蒋,是个富姐,前夫是一家公司的老总。蒋姐把我接回家后,告诉我以后我在家政中心学到的那些知识和技能全都用不上,那些将由明天来的小保姆干。我的任务是从头学起,具体有她亲自教我。这时我纳闷了,她雇我不敢这些活儿那我干吗?当初讲好了是做“男保姆”的呀!

蒋姐看我迷惑的样子就对我说:“放心吧,薪水不会少给你的,只要让我满意,有你的好处。我请你来是做我的秘书的,因为你是大学生,模样俊,又有气质,我挺欣赏你的。从明天起我教你工作内容。”果然,从第二天起,蒋姐就开始教我跳舞,之后又教我打高尔夫,接着又让我学开车,总之,三个月里我学会了她让我学的各种东西,而此时我才明白,真正意义上的“秘书”工作开始了。

蒋姐开始带我参加朋友聚会,有一次聚会回来,她让我陪她喝酒,喝到最后开始向我哭诉她的身世:老公有钱后变了心,经常在外包小姐找情人,有时甚至把“二奶”带回家,不得已她只好和老公离婚了,老公给了她一大笔赔偿金,足够她这一辈子任意挥霍。可是她说,她更需要的是男人的爱。说完泪水涟涟的蒋姐突然抱住了我的头,在我脸上和嘴唇上疯狂亲吻起来。那晚我也喝了很多酒,面对成熟可爱的蒋姐,我不能自已,我抱紧她滚到了宽大的双人床上。

有了第一次,下面的就很容易了。就这样,我陷入了蒋姐的情感陷阱,做起了她的“情感陪护”。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我与蒋姐的感情更进了一层,我们无话不谈,显得很随便。我们时常说些荤段子,随时随地搂抱亲吻。最后,蒋姐干脆要我从我的房间搬过来,和她住一室。

又一次陪蒋姐去参加圈子聚会,是在她一个朋友宽大的客厅里。男男女女足有30多人。一个款姐走近我对蒋姐说:“三妹,今天是大姐的生日,我很高兴,不如,我们换个口味怎样?你把阿涛带走,将丹阳留下。可以吗?”说完,她用手指了指阿涛给蒋姐,然后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忍着怒气冲出了人群,任泪水纷纷落下。第二天我收拾好属于自己的东西,不顾蒋姐跪下来向我认错,坚决地离开了那个肮脏的地方。因为我明白,如果不走,我就会被污染,我就会变得麻木。没有思想,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人?

在这里奉劝各位朋友,找工作或是打工,千万要擦亮眼睛,不要为金钱所诱,也不要为美色所惑。否则一步走错,将是咽不尽的苦酒。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怎么搭车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怎么坐车
天津九龙男健医院是定点医保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