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二十年如一日抗艾滋关注寻找最美科学家

发布时间:2019-10-09 01:45:06 编辑:笔名

二十年如一日抗艾滋(关注·寻找最美科学家)

图为陈志伟在实验室内。

葛瑜玮摄

“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重温马克思的这句名言,不难体味出科学探索和技术研发的艰险。

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征途上,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宏伟事业中,离不开各领域优秀的科学技术研发人员。在烈日炎炎的稻田里,在机声隆隆的生产线上,在通宵灯明的实验室里,在人烟稀少的野外台站中,都不难发现科学家默默奉献、潜心耕耘的身影。

为介绍科学家的工作与生活、探寻他们的精神世界,“科技视野”专版特开设“寻找最美科学家”专栏,敬请关注。

——编者

人物简介:陈志伟,1963年出生,现任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系副教授、艾滋病研究所所长。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名誉教授,是国际着名艾滋病学者何大一教授的博士后、同事与长期合作伙伴。

陈志伟博士在艾滋病基础和疫苗研究中提出的许多学术观点得到世界同行重视,在国际刊物发表近百篇论文。他同时是国际多个着名科学杂志的编委和评委,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卫生署、香港免疫学会等多个组织担任专家顾问及委员。

人类对抗艾滋病的30多年来,许多科学家因其重要贡献蜚声国际。然而,更多的还是那些默默耕耘的科研人员。

陈志伟就是其中一位。鲜为人知的是,在他带领下,成立不到6年的香港大学艾滋病研究所,已经成果斐然:与内地合作完成一项重要艾滋病黏膜疫苗前期临床研究,另一项疫苗研究发现也已经取得国际专利。

成果取得离不开研究所所长陈志伟20多年来的积淀和坚守,从1991年至今,他一直在抗艾阵线上。

触动——

“坚持是因为能感受到病人的需要”

“入行是因为好奇,坚持是因为能感受到病人的需要

。”年近50的陈志伟脸上尽显书生气。斯文的眼镜后,平静的眼神里却透出一股犀利。谈起20多年的抗艾研究,陈志伟这样总结。

陈志伟从小在北京长大,1985年大学毕业后,加入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主攻用于评估疫苗、药物效果的动物病毒模型。当时,艾滋病是突然杀到的令人恐惧的医学之谜。

“科学家就是有这样的‘毛病’,越是好奇,越是挑战,就越想去做。”陈志伟说。

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志伟询问一位相识的教授是否有研究艾滋病的学习机会,没想到一试即中。1991年,他前往美国正式展开艾滋病研究。1996年,刚刚取得纽约大学博士学位的陈志伟,加入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洛克菲勒大学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师从艾滋病权威、“鸡尾酒”疗法之父何大一博士。

20多年来,陈志伟在国内外接触的艾滋病人已经数不清

。但初次接触艾滋病人,他坦言也曾紧张,而感触最深的,是2002年探访河南的艾滋村。

“村子里的房子都建得好好的,但一些家庭都已断代。”陈志伟说。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河南、湖北某些地区出现非法和不规范的采血

。一些人为赚钱,靠卖血建房,没想到染上艾滋病。这一批人去世后,就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独守空巢。

陈志伟走访云南、河南、湖北等地,向艾滋病人了解感染渠道、病史以及行为改变,发现许多病人家庭状况恶劣,不是干脆没钱治等死,就是付出了大量金钱也得不到合适的治疗。

“当时病人床头的药品一大堆,但没有一种是专门针对艾滋病的。”眼见病患的痛楚,陈志伟沉思,到底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对抗艾滋病,中国需要更多支援和专业人才。”2007年,陈志伟举家迁往香港。妻子更放弃纽约的高薪,支持丈夫继续抗艾研究。

“到香港大学艾滋病研究所是很好的机会,能为中国的抗艾事业做些事情,所以我决定回来。”他说。

恒心——

“科研要有耐心、有恒心,从一点一滴做起”

校长致辞、同事祝贺、媒体关注,港大艾滋病研究所2007年挂牌。

成立仪式结束,热闹渐渐散去,陈志伟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心里只剩下三个字:怎么办?

港大艾滋病研究所是一所致力于抗艾尖端研究的机构,目标是要确立港大在香港以及邻近地区在艾滋病的研究、教育和预防等各方面的领导地位。

再踌躇满志,还是要“眼高手低”。

这一次,从零开始——招聘、培训、研究……研究所成立初期,陈志伟像“奶爸”一样,操心所里的大小事宜。

“科研就是这样,要有耐心、要有恒心,从一点一滴开始做起。”

陈志伟认为自己是急性子,但对科研却特别“包容”。一项研究,一次实验,一做就是好几年,甚至更长。

陈志伟联同内地专家研制的新艾滋病黏膜疫苗,希望通过人体的第一道防线——口腔、鼻腔等黏膜表面投递疫苗。

艾滋病毒主要通过性传播,也是黏膜表面接触。如果能在这道防线上,加建艾滋病疫苗防火墙,就可能有效阻隔HIV病毒,构建抗艾防线。

在陈志伟看来,艾滋病毒狡猾有策略,还会不停地变形,常规的疫苗对艾滋病难有效果。但由于缺少诱导黏膜免疫的手段,走这条路研制艾滋病疫苗的尝试非常少,可他偏偏就选择了这条路。

数不清的尝试,数不清的失败,陈志伟早已习惯。

“这就是科研。想要有所发现,就要做好不断尝试、不断失败的心理准备。”

黏膜疫苗的设想在恒河猴身上近4年的试验结果令人鼓舞。4只接受疫苗的猴子中,有一只受疫苗完全保护,接受艾滋病病毒后,并没有出现感染;另外3只猴子虽然还是被感染,但都没有发病,疫苗也成功将猴子体内的病毒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

这项研究目前已得到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计划中传染病重大专项的连续支持,将在未来5年继续临床研究。

从无到有,从慢到快,陈志伟终于完成了初定的目标,让港大艾滋病研究所走到了其他机构前面。

延伸——

“艾滋病研究,需要投入更多,时间更长”

除了黏膜疫苗研究,港大艾滋病研究所成立不到5年内,已经发表40多篇科研论文,另一项疫苗研究发现也已经取得国际专利。科研同时,陈志伟还将抗艾阵线延伸到培训内地科研人员和医生、救助艾滋孤儿上。

2003年陈志伟到访云南一个偏远的戒毒所。当地吸毒传染艾滋病情况严重,戒毒所内半数人感染艾滋病。

从那时开始,陈志伟每次来内地考察,都会把最新的国外诊断、治疗、预防艾滋病的方法带来,手把手教给一线医务人员。陈志伟还与何大一博士一起,把团队的研究成果——母婴阻断法带到内地,使婴儿从母亲处感染艾滋病的几率由原来的40%降低到小于2%。

2008年,陈志伟牵线搭桥,香港希望之友教育基金会为170名艾滋病孤儿送去助学金。

20多年艾滋病研究,陈志伟坦言,日子过得飞快,但想要有大的突破,仍然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艾滋病研究,与其它学科科研相比,需要投入更多,时间更长,风险更高,也更为艰苦。”陈志伟说,很多人希望研究所一成立就能出成果,收取回报,但这不现实。

艾滋病发现至今已超过30年,在众多科学家的努力下,人类对它的了解已十分透彻,超过其它所有病毒性疾病,但想要根治艾滋病、彻底防治艾滋病仍没有着落。前途并不明朗

,为什么仍然坚持?

“很简单,因为艾滋病还没有解决。”他说。

原标题:二十年如一日抗艾滋(关注·寻找最美科学家)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微信拼团小程序
公众微信平台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开发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