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统御万界 第一三七章 第二场发布会(上)第四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4:19 编辑:笔名

统御万界 第一三七章 第二场发布会(上)第四更!

天门武院内,云元和?人已经成了一个笑柄,连续霸占武院膳堂话题榜长达七天!

“居然这么愚蠢,人家一句话就相信了,半年二阶?这世上或许真有人比昂少资质更好,但是你看看牛桂峰那个蠢样,像是资质绝dǐng的人吗?”

“嘿嘿,你们不明白,云家出奇葩,这可是有传统的。想想云元奇,好好的非要跑去威远郡参加什么青云试,结果呢,让人家昂少给修理的爹娘都不认识了,灰溜溜的滚回来,连进入天门武院的资格都没有了——这得多么奇葩的思维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而且我还听説,昂少揭穿了牛桂峰之后,曾经当场向他们两人挑战,可是那俩家伙怂了!他们的境界都比昂少高啊,居然就这么夹着尾巴怂了,真是两头废物。”

“能被牛桂峰骗的团团转,还充满了希望以为自己必胜,这种人不是废物是什么?”

云元太和云元和连续半个月,没敢在武院内出现,家里派人来告了假,説是闭关修炼呢,其实谁都知道他们是没脸出来了。

而孙昂这段时间倒真的是在闭关。左振宗这一次出面帮他筹备作品布会,孙昂不能给师尊丢脸,因此决定认真准备。

他拿着那本小册子回去之后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三天,将其中每一种三阶符印都研究透彻烂熟于心,然后凝神静气,散思维,不停的思考着应该怎么改进这些三阶符印。

毫无疑问,使用最少的力量,早就最强的效果,乃是所有符师追求的极致,孙昂也不例外。

不过有的时候也会有所里例外:比方説单纯的追求杀伤力,单纯的追求防御力等等。

孙昂心中渐渐有了一些想法,不同的符印对应不同的使用者。

有了腹稿之后,孙昂开始着手准备。手边的材料严重不足,于是出门去采购一些。

……

孙远海正好今天轮休,不用当值,早上去营中diǎn卯,然后大半天时间就没事了。梁一平已经杀奔人魔战场,营中跟他关系好的就只剩下裴师天。

他从营中出来正好遇上裴师天,后者喊他:“中午别走啊,大家一起去喝酒。”

孙远海摆摆手:“今天有事,要去给儿子选几个丫鬟了。”

这件事情其实一直挂在孙远海心中,他一直有事情耽误没顾上

,今天总算是有时间了,要去把这件事情办了。

裴师天摆摆手:“那下次吧。”

孙远海从营中出来,派人去通知孙越一起。然后他路上遇到了四皇子殿下,而孙越路上碰上了“漂亮大姐姐”鱼沛兰。

孙远海中午的时候赶到天门武院,然后带着孙昂一起去挑选婢女。

等他们到了人牙子那里,正在坐着喝茶,等人牙子把准备出售的婢女带来的时候,一辆马车不紧不慢停在了门口,邱依蕊下了马车,看见孙昂,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咦,这么巧,你们也来买下人?”

孙昂还没来得及答话,鱼沛兰骑着双尾火狐带着几个下人也到了:“咦,这么巧……”

孙远海总觉得事情好像有diǎn不对劲。

孙越明显感觉到空气中弥漫了一股寒气,以大哥孙昂为中心。于是他下意识的往一边躲了躲,藏在了父亲后面。

“哈哈哈,孙兄久等了,这些可都是我这里最新来的好货色,你们看看。”人牙子笑哈哈的领着一群十三四岁的少女进来,这些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父母过不下去了才将她们转卖。另外也有一些家中获罪的大户人家女儿,总之都是身世可怜。

孙远海刚才来的时候,跟人牙子説了,要最好的,于是这些专门被挑选出来的少女,都生的格外水灵,腰肢细长,身材苗条。

孙远海一diǎn头:“昂儿,你挑两个吧,爹送给你了。”

孙昂diǎndiǎn头正要上前,鱼沛兰和邱依蕊已经站在他前面了。

鱼沛兰指着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少説道:“手细脚细,一看就没有伺候人的经验,这个不行。”

邱依蕊指着身材最好的一个説道:“这个不太合适。”

鱼沛兰:“这个眼生媚态,不适合留在家中。”

邱依蕊:“这个不太合适。”

鱼沛兰:“这个身材比例不协调,不好。”

邱依蕊:“这个不太合适。”

不一会儿工夫,人牙子手下最漂亮的十几名少女就被鱼沛兰和邱依蕊全都刷下去了。鱼沛兰总能找到各种奇怪借口,邱依蕊则很“专一”,只有一个理由“不太合适”。

孙昂很快就明白了,他站在一边苦着脸,孙远海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弄了,这两位姑娘实在是太“热心”啊。

人牙子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如果不是两女一看就是身份不凡,他恐怕已经要当场作了。

“呐,就这样了,这一批先带下去。你也用心diǎn,重新弄一批好diǎn的来。”鱼沛兰“教训”起了人牙子,后者捏着鼻子忍了,含糊的答应了两声出去了。

等了一会儿,他又领来了一批,这一批就只能算是清秀了,但是仍旧被两女严格把关,一一淘汰出局。

到了这个时候,人牙子哪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第三批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惨不忍睹了,秋天里的园子啊,不是地瓜就是土豆。

但是偏偏这一回,两女眉开眼笑,认真帮孙昂挑选起来。

孙远海看着缩坐在圈椅里没精打采的大儿子,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能怪爹啊,你……习惯就好了。”

孙昂暗自嘀咕一声,心説我习惯不了。

最终,邱依蕊和鱼沛兰拍板,给孙昂从中挑选了两个“漂亮”的。

这一回真是良心啊,真是这一批之中最漂亮的的两个,而且很巧是一对双胞胎,身材慢马马虎虎过得去,五官还算正常,不过脸上都有一块紫色的胎记。

孙昂暗暗一叹,还好,没有给自己挑两个看着影响食欲的。

孙远海乖乖的去付钱,人牙子在一边跟他嘀咕:“孙兄,您这两个儿媳,有diǎn霸道啊,将来恐怕家宅不宁。”

孙远海看看两女,暗暗一叹:“惹不起啊……”

邱依蕊和鱼沛兰一人拉着一个小女孩,到了孙昂面前,笑眯眯的交给他:“怎么样,我们挑选的你还满意吧?”

孙昂哭丧着脸:“满意!”

“为什么表情这么不开心?来,笑一个嘛。”

孙昂笑得比哭还难看。

鱼沛兰道:“你给她俩去个名字吧。”孙昂问两个女孩:“你们以前有名字吗?”

两个女孩还有些胆怯,互相看了一眼:“我叫小兰,她叫小紫。”

孙昂仔细分辨一下,叫小兰的女孩脸上的胎记颜色偏蓝,叫小紫的颜色更紫一些,他心中有些无语:这样倒是好分辨。

“行了,小兰小紫,跟少爷出去吧。”

鱼沛兰问道:“你要做什么去?”

“正好要去买些材料,她俩可以帮忙拿东西。”

原本是父亲给的一个好“福利”,结果硬生生被搅和成了一场噩梦。鱼沛兰和邱依蕊没有再跟来,“建功立业”之后,她俩也知道孙昂心中憋着火呢,不敢在他面前多留,找了借口溜走。

孙远海跟孙越先回家了,孙昂带着两个侍女行动。路上他回头看看,自我安慰着:罢了,这两个小丫头的五官还是挺耐看的。

等到了出售材料的那条大街,孙昂一家一家扫过去,一边砍价一边检查材料的品质,忙活了两个时辰,总算是将所有的材料收集齐全。

一共花了五十万玉钱,所有的材料两大盒子,小兰和小紫一人一个。

不过孙昂有diǎn意外,小兰和小紫看他购买各种材料,并没有什么惊奇的神情,似乎以前见识过。回去的路上孙昂忍不住问道:“以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两个小丫头一起diǎndiǎn头,果然是双胞胎,行动一致。

孙昂一笑,并没有多问,问了反而揭开人家心中的额伤疤。

有了侍女的确方便很多,回到天门武院之后,什么都不用自己动手收拾了,他带着材料开始闭关,交代了两女一声:“如果有人来找我,跟他们説明情况,我二十天之后出关。有什么事情请他们留下口信。

另外,去院长大人那里通知一声,作品布会可以定在二十天以后。”

两个小丫头长的不怎么样,却很伶俐,连连diǎn头全都记下来。

(其实对于很多作者来説四更一万两千字都是大爆了,为啥俺要説是小爆捏?咳咳,还是求月票吧。)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看病价位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的电话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价钱多少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电话多少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大概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