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刀破魔天第一百二十五章记名师傅

发布时间:2019-11-19 21:57:21 编辑:笔名

刀破魔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记名师傅

朗宇只是凭着感觉,是顺着大路平行着走,可是谁知道那大路拐没拐弯。

如今天色已暗,他就和这树木一个色儿,根本分不出彼此来。

朗宇并不饿,也不渴,唯一需要的就是找一处水源擦洗一下。有山一般就有水,这是经验。朗宇前世也曾在一个丛林国家中出没过,大致如此。

夜色中虽然行动慢了点,朗宇也没有停,堪堪在半夜的时候赶到了一个山顶上。放眼下去,果然在另一侧有水,而且不是一点水,是一个小瀑布下形成的半月形的大水潭。夜色中看下去明晃晃的,朗宇甩开膀子就奔了下去。

看着近,走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人都说上山容易,下山的路却不知难了几倍。枝枝杈杈的满脸乱撞,还要绕过陡岥,有时一不小心滑下去一块儿,撞到树上或石头上。也就是朗宇这样的皮肉,换一个人也不敢大黑夜里走这样的山路,这根本就没有路。

天色微明时,朗宇终于跌跌撞撞的到了山下。穿过百十米的小树林就该到那个潭边了,这里也不知离正路偏了多远了,无论如何,总是离着荨阳镇是近了。朗宇已经开始思量着冲洗之后,衣服的问题怎么解决?谁也没料到发生昨天的事儿,临出来时,朗宇可是把自己指环里的几件衣服都给了玉儿家了。

一边想着一边走,不觉间就到了林子尽头,隐隐透过树缝可以看到前面的潭水和小瀑布。

突然,朗宇停住脚,一下愣住了,下意识的磨身向后就跑,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最怕看到的东西。

一只白色的秃尾巴鼠,就在前面不到十米处蹲着。

“小友又何必急着走呢?”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从潭水边传了过来。象一句魔咒,一下定住了朗宇的脚步。

世上的事,真是巧得很,自己拼了半天的命,爬了一夜的山,竟然是为了自投罗的来到这个人的眼前。

“真是倒霉。”说破天来朗宇也不会认为这么巧,他是一定是早就在这里等着自己了。

潭边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正是‘得意阁’中的那位上仙,真正的上仙。

“呵呵,我们还真是有缘。”

走是走不了了,这位上仙可不是林怀忠,朗宇起不得一点逃走的念头。神识一动,封死了巨阙穴,娘说过,这种东西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会有大祸。什么原因朗宇不知道,总之娘的话肯定不会错。

朗宇这边刚一收,地上蹲的白鼠“噌”的一下就蹿了上来,趴在了他的肩膀上。朗宇看都没看它一眼,这败家玩意儿,毁就毁在它身上。

“小子见过上仙。”朗宇施了一个鞠躬礼,然后走出了树林。

“哈哈哈哈,有意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吧?”那位上仙笑道。

可是朗宇一点也不觉得可笑。侧头瞄了瞄肩上的白鼠,无奈的答道:“小子不敢欺瞒上仙,确实是第三次了。小子有不敬之处,还望上仙见谅。”

“哈哈,嗯,不错,不错。没想到三次见面,你竟给了本仙三个面孔。要不是这宝鼠认得你,本仙倒是真被你瞒过了。”那上仙依然在微笑,似乎对朗宇还很欣赏。

朗宇很镇定,反正走不脱,死猪也就不怕开水烫了。“小子知错,但小子并没有隐瞒上仙的意思。上次是因为并不认得上仙,所以见罪,至于这次吗,是出了点意外。”

“呵呵,你是说天雷。”这次这位上仙却眯起了眼睛看着朗宇,似乎要判断朗宇说的真假。他只把朗宇当成了孩子,所以也并未刻意的掩饰,朗宇根本都不用抬头就知道了他的用意。

“说是也是,其实也不是。”朗宇整了个绕口令。“小子是搭着胡家的车去荨阳镇,不巧路上遇到了林家的人,也没弄清楚他们因为什么就打了起来。后来林家的一个大少爷不知怎么就引出了雷电,小子离得很近,就成这样了,再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不见了人,自己一阵乱跑就闯到这儿来了。”这话有漏洞吗?真假掺半,朗宇说的脸不变色心不跳。都是二十多年练出来的功夫了。

“呵呵,小友不必怕,本仙也没有质问的意思,只是觉得我们很有缘分。本仙曾说过,欲收你为弟子,虽然你的资质是差了点,不过本仙自有办法为你洗髓。不知你可愿投到本仙的门下。”

朗宇有点晕了,这位上仙依然是和蔼的语气,并没有强迫的意思,甚至表现得比自己的师傅还慈祥。若不是当初在瑞凤楼的一幕,朗宇都会觉得这是个天大的蛋糕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事实真的会如此吗?还有追着认徒弟的?

朗宇自然不会那么认为,但是他能拒绝吗?

“小子愚钝,仙师如此垂爱,不知小子尚有何可取之处?只怕会让上仙失望。”朗宇松了点口,但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呵呵,不会,修仙者只讲一个缘字,缘到时,一石一木都是助道,我助你成仙,你自然也有可助我之处。”上仙说得好像还真有点道理,朗宇什么也没问出来。

朗宇只得再次一礼道:“如此小子真是受宠若惊了。可是……”朗宇忽然想到了一事。他记起了自己在塔内发誓时的情景,好像师傅也不是乱认的吧,要不为什么这上仙老是要收自己这个徒弟呢。

“噢?还有何事?”

“可是小子已经有师傅了。”朗宇话一出口就静静的等着,他要看这位上仙的反映。

“有师傅了,呵呵,那也无妨,凡世间的师者只会误人子弟罢了。岂知“道”之所在。投在我仙门之下,自会有你无量的前途。”上仙好像并不在意,随意一句无妨就解释了。

这样都行?朗宇一时词穷。“多谢上仙不怪,可是小子以为,一日为师,当终生敬之如父,如上仙不嫌,小子就拜您为记名师傅如何?”

“噗!”上仙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记名师傅,也真亏朗宇想得出来。堂堂一位上仙,竟然只是记个名。

上仙已经无语了,认个这么劣质的弟子,竟还弄出这么多的花样来。看着朗宇肩头的小白鼠,中年上仙轻笑着摇了下头,心说这小子还真是难缠。没办法,上赶着不是买卖,如果他说不行,保证这小子敢立马就走。

“好,好,记名就记名。谁让我们有缘了呢。哈哈”上仙妥协了。

记名师傅也干,朗宇都在怀疑他这个上仙是不是冒牌的了,可是手段绝对不假,再往下朗宇也实在想不出别的搪塞之词了。

“不过,虽然是记名师傅,这拜师的礼还是要有的。”上仙抬手在右手食指上一抹,一个火红的小瓶便拿在了手中。“这是千年火玉髓,采自万米的火山口下,我观你体内多火性,当是最适合你的。为师以此髓三滴赠与你,也是我师徒的一场缘分。”

千年

?万米?你咋不再说玄点,那是人能去的地方吗?吹牛也得靠点谱吧,朗宇一阵腹诽。就这么三滴,还弄得肝疼胆疼的样子,如果有可能,朗宇宁可不要。要了他也不敢吃,谁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但是没办法,形势没人强,只得先认糠。

没话说那就得认了,朗宇抱了下拳,右腿上了一步,就要跪地拜师。大丈夫能屈能伸,先得活下去才有机会。

“呵呵,不急。”

终于是板上钉钉儿了,上仙倒不急了。一抖手又抻出一件长衫来。“你先到水潭里清洗一下吧,换上衣服再拜不迟。”说着把衣服放在草地上,玉瓶放到衣服上。上仙一盘腿坐下了,伸手一招,那白鼠“噌”的跳到怀中,还很人性化的盯了朗宇两眼。“快去,快去吧。”好像就这个意思。

去就去,不去白不去,反正也溜不了。朗宇感觉自己就像人家圈养的鸡,给你饭你就吃一口,给你水你就喝一口,哪天想吃你的肉了,你就得乖乖的奉献出来。

走到潭水边,三把两把地扯下那些布条条儿,上下精光,“扑通”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潭水很凉,已是上秋的天气了吧,早不是游泳的时候了。但是朗宇无所谓,体内的玄气自动的护在了体表,还是很舒服的,只是朗宇却没有闲心去惬意了。如果不是又碰上那只耗子,这该是多好的事情。

先游一圈再说,朗宇可不是旱鸭子。“扑腾,扑腾。”地在水里换着姿势的游。一会还一个猛子扎到水底。

小潭并不深,还很清澈,向着东南方向,沿着一个出口向外流去,朗宇没有游向那个方向,他不敢在继续挑战上仙的极限。

这一次挨雷劈不象上次,满身黑是黑了,可并不是成了一个炭壳。所以进水一扑棱就溜光干净了。涮了不到半个时辰,朗宇爬了上来,全身上下白净、红润、晶莹。连微闭着眼睛的上仙也不由多打量了几眼,暗暗惊异。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嗜好,而是朗宇的这身宝体实在是太完美了,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那测试柱的光条一撸到底,他说不定真的会把这小子带回仙门。

新疆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疗比较好
泸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遵义癫痫病医院咨询电话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怎么样
河西区康复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