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素女寻仙 第857章 怜悯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9:57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857章 怜悯

看到这个情况,张潇晗没有沮丧反而高兴起来,这就説明玉简内説的并没有错,傀儡一旦炼制出来,就需要认主,而认主之后,其它修士是无法驱使的。

张潇晗心里已经有眉目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

她的心里既盼望着上界修士的离开,又盼望着他们能多停留一段时间,可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终于,遥远的天际出现了灵气波动。

远远的天空,出现了彩云漩涡,一道肉眼看不见通道出现了,先前见到的所有上界修士用同样的方式离开了,他们离开的时候,连一瞥都没有给张潇晗几人留下。

在上界修士的眼里,张潇晗几人就是蝼蚁的存在啊。

并没有忿忿不平,张潇晗的心里很是平静,在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张潇晗完全理解了修士的想法,曾几何时,她也是这般对待普通凡人的。

这一天,张潇晗没有回到静室,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只独角羊,她叫不出这只荒兽的名字,也不知道它活着时候的能力,这是她从丁一手中留下的最为完整的一只荒兽。

还是湖畔之外,却出现了六个小炭火炉,中间摆放着一盘盘薄如纸片的羊肉,这些羊肉都在一个小小的阵法中,处在半冰冻的状态中。

没有等待多久,丁一和贾明就飘然而来。

张潇晗笑盈盈的,好像他们昨日才见过面似的,也好像他们约好了要有这顿晚餐一样:“二位前辈,今天晚辈准备了些简单的饭食,若是方便,不妨邀请君夫人也一同用餐。”

丁一和贾明前来。本来是想要下逐客令的,可是面对张潇晗的邀请,这逐客令却有些无法立时出口。

説起来张潇晗实在是一diǎn麻烦没有给他们添过,而到这里还是他们邀请过来的,中间也没有试图见一见他们少主之类冒失的举动,也没有查探过这个庄园,每日里除了自己做diǎn吃食就是躲在静室里。真是太安静不过了。

知道少主们离开。她们也要离开这里了,还准备了一次晚餐,他们虽然不冲着这顿晚餐。但是冲着这个举动,冷脸赶人的话就无法出口了。

还是贾明笑呵呵地接话道:“那就不客气了,不知道张道友今日这番饭食是什么名堂呢?”

丁一嘴唇微动,然后就见到君夫人从精舍内走出了。又是二十多日,君夫人的修为竟然提升到练气九层了。只差不多就要筑基了。

张潇晗毫不掩饰眼里的惊诧,这般的速度,二十几日的时间就完成了炼气期,要説君夫人没有修炼吸星**。她是不肯相信的。

丁一却摇摇头,似乎对君夫人的速度还不满意似的,张潇晗笑着道:“君夫人。今日在下准备了些吃食,来来。都请坐。”

张潇晗热情地张罗着,介绍着火锅的吃法,酱料的成分,面前一盘盘羊肉的部位,什么羊腿肉是最嫩的,肋下的肉肥瘦相间是最香的,脊背上的肉是最松散的,还有羊心,最有嚼头,每一样她都先做了示范,只在滚开的灵水里一过,然后就放到酱料里蘸一下,送到嘴里。

火锅这个东西是最简单又最让人容易喜欢上的,没有人能抵御切得嫩薄的肉片,那种入口即化,灵气封在肉香中的感觉,只有亲口尝过才会知道。

只是话题不是那么容易展开,彼此生活的环境不一样,而修真界里想要找一些有趣的话题都没有,除了打打杀杀的历练,就是炼器炼丹,连diǎn风花雪月都看不见,又何来有趣的话题?

炭火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张潇晗忽然就有些想念前世的电火锅了。

给每个人都换上了新炭,眼看着君夫人面色潮红,修为却在一diǎndiǎn攀升,大有要到炼气后期巅峰的状态。

“张道友真是妙人啊,下界像张道友这样的修士不説绝无仅有,也是万里挑不出一个的。”贾明吃得爽快,忍不住就赞了一句。

张潇晗微微一笑:“在前辈眼里,做些吃食就是妙人了?”

贾明摇摇头:“不,不是做吃食就是妙人了,而是明知道危险就在眼前,还能这般坦然地做下去,吃下去,才是妙人。”

贾明不相信张潇晗不知道她将要面临的处境,看在这一顿餐食的份上,他提醒了一句。

张潇晗抬眼望着贾明,不在意地笑道:“危险?不过是生死而已,若是因为明日不可预知的生死,就时时担惊受怕,怕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几日能痛痛快快地活着了。”

“张道友年纪不大,修为却不低,一看就是福泽深厚的人,难道也曾久经风霜?”丁一吃了一口羊腿肉随口问道。

“久经风霜谈不上,”张潇晗摇摇头,叹口气道:“我是最没有志向的人了,我最大的志向就是有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每日里修炼打坐,烦了就炼制些怪模怪样的东西,寂寞时和几个好友闲谈垂钓,举酒畅饮,然后每年出去游历一次,尝尝想家的滋味。”

説着自嘲地耸耸肩:“我的要求不高吧。”

君夫人怔怔地望着张潇晗,她没有想到张潇晗会説出这番话来,这不是凡人才会想会做的吗?

“张道友的要求何止是不高,简直是太高了。”贾明的话更让君夫人吃惊:“作为一个修士,既要求修士的寿元,又要求凡人生活的安逸,还説要求不高,简直是太高了。”

丁一也赞同地diǎn着头:“张道友想要这样的生活,恕我直言,在这一界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上界……”他沉吟了一下,和贾明交换了一下视线

,然后望着张潇晗,终于説道:“也是不可能的。”

张潇晗的心砰砰一跳,她眼见了上界修士地位分明,丁一又如此坚决地説出了这样的话,再看看眼前的君夫人,上界的一切忽然就更模糊起来。

“不过是以实力説话了,”她笑笑:“重温一次下界的拼搏而已。”

丁一和贾明慢慢地笑了,并非是错觉,张潇晗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怜悯。

张潇晗嘴角的笑容渐渐凝固了,她望着面前的两位修士,他们在怜悯她,怜悯她对上界生活的想象,还有什么比从头开始的拼搏更为让人怜悯的?连拼搏的机会都没有码?未完待续

p:感谢嬉戏0人间的打赏,谢谢亲~

邢台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防城港治疗龟头炎方法
牡丹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邢台男科
防城港治疗龟头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