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一九一章 以阵破阵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8:28 编辑:笔名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一九一章 以阵破阵

……

在小菱成功突破并展示了第二天赋技能之后,易庭毫不犹豫地再次进入了千里迷雾阵当中。

因为第一次易庭是在冰帝的引导之下才能破解法阵的玄奥,并同时将阵法境界提升到二品阵法师的水平。

不过对易庭来说,只知自己确实获益匪浅,但实际在阵法造诣上提升了多少,却并没有太过确切的认知。

所以这次想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来破解这千里迷雾法阵,也算是验收此逛究竟吸收了多少。

原本阵法师的分级也就是个模糊的概念,因为刚进入二品阵法师与即将进入三品阵法师行列者,其间实力本就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一个是仅仅有能力‘识破’所谓的三品法阵,而另一个则是已有能力布置出完整的三品阵法,当然这不包含使用了炼制好的阵旗、阵盘等法器。

而之所以易庭能够在二、三年时间里就晋升到二品阵法师的水平,可说完全由实打实地破解真正法阵而来。

由最早脱出黑枭领魔灵大阵开始,然后是暴力解析了七幻鳄蜥鳗天赋所布置的天然幻阵,再到隐邪门分舵宝库的二品幻阵,加上这次越级穿越了四品的千里迷雾法阵。

虽然大多都是依靠着冰帝的指点才能破解,可是这比起单纯由书册上研习而来的理论确实扎实了许多。

所以若比起普通的二品阵法师来说,或许易庭能布置或识别出的二品阵法相当有限,可若论到破解或识破三品阵法玄奥的眼力,那在二品阵法师中就很少有人可与易庭相比。

当然现在易庭要独立去破解四品法阵仍是言之过早,但因千里迷雾阵才刚经过冰帝的详细讲解剖析,所以易庭虽不完全理解其中精深的原理,但照着先前冰帝所传授的基础步骤行进,要能脱出法阵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最后虽然花费了一日一夜的时间才走出了千里迷雾阵,但易庭对此已是相当满易了,因为当其走出密林之时,就确定了同为二品阵法师的陆昊依旧还陷身于法阵当中。

随后易庭很‘轻易’地就‘识破’了邱修元所布置在外的小五行擒龙法阵,因为其才刚刚浸淫于四品法阵当中许久,又怎会让仅仅入门级的一品法阵给瞒骗过去。

当然若是易庭不小心走入了法阵封锁的范围之内,并且邱修元还启动法阵运作的情况之下,要脱出小五行擒龙阵就不是一时三刻内可以办到。

但此时法阵并未启动,加上易庭就刚好站在法阵作用的范围边缘,所以即便是邱修元也是束手无策。

虽然以邱修元培元后期颠峰的实力,若要出手将易庭逼入法阵的范围之内并不困难,可是原本易庭就非其主要目标,加上先前易庭对战谷严岗山贼时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所以在短暂的思考之后,邱修元就决定继续等待下去。

当然最主要原因还是邱修元不相信易庭竟然能够发现其隐密布置下的法阵所在,所以最后将易庭刚好停在法阵边缘处视为巧合。

也许再等待一会儿,那黑衣少年就会走入了法阵范围当中吧?

只是令邱修元气闷的是,真武门众人为何不使用小挪移传送阵出来?但这件事也并未让邱修元思索太久,因为新的情况已再次发生。

……

只见易庭突然间抛出了七件物品,仔细一看,当真令邱修元受惊不小,虽然因速度过快,一时间还无法辨识出是什么东西,但是当那些物品顺序插于地面上时,邱修元已整个人弹跳了起来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一九一章 以阵破阵

“阵…阵旗…阵法法器?!”邱修元惊呼出口。

“啊!邱长老,你说那小子抛出的是阵法法器?!”

“怎么可能!听说就算是一品阵法法器,稀有程度比起六品攻击法器还少呀!”

“那应该是真武门所拥有的阵法法器,只是没想到竟会在这个黑衣小子的身上!”

“以往并未听说过真武门拥有阵法法器,没想到一群散修凑合在一起的小门派居然也能拥有阵法法器,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外呀!”

若说真武门的所在能有个二品法阵做防护,那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之事,不说二门主陆昊本身就已是位二品阵法师,就算是在没有阵法师所在的门派里,也依然会花钱请人布阵。

否则若随随便便就被人攻入门派里头来,那又如何能在弱肉强食、强者如云的修真界里立足。

可是若说到阵法法器,那就完全是不相同的概念,因为那是可以带着移动的布阵器具,而且就算只能布置出最低等的一品法阵,但是在实力相当的对抗之中,就能够起到了绝对性压倒的作用。

而且像邱修元使用了晶石来布置小五行擒龙阵,仍需要近一个时辰左右才能布署完整,并且这还是其挑选入门级的最简易法阵,再加上有相当布置经验与熟练度的情况之下,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布置完成。

然而易庭不过花费了三息左右的时间,就将七把阵旗插入法阵阵基所对应的精确地点,然后打出了一连串的手印之后,就已将小七星藏龙阵给展开布置完成。

而前前后后大约就花费了十息上下的时间而已,所以可见阵法法器是多么难得而强大的一件宝物。

此时埋伏在一旁的南天门众人清清楚楚地看到易庭在干些什么,但却未想到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所以当小七星藏龙阵布置完成之时,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易庭将七把阵旗以小挪移传送法阵为中心,排列成为北斗七星形状,但依其所覆盖的范围来推测,大约方圆三十丈地都被笼罩于其中,正好与小五行擒龙阵的大小相差不多。

此时无论那个法阵先被启动,一旦另外一个法阵也同时激发了起来,那么两法阵间的能量互相冲击之下,立即阵法的结构都会被破坏殆尽。

这就是典型的“以阵破阵”!

若是两法阵的品级并不相同,高等级的法阵还是有可能维持部份的功能运作,不过此时两法阵都是属于简单的一品法阵,而且范围与作用上都是大致相同下,所以不需真正将其激发起来测试,就可知两者应该会完全相互抵消。

南天门其他人并不晓得其中的关窍所在,所以纷纷转头看向邱长老寻求下一步的指示,却只见邱修元此刻已涨得满脸通红,其怒气勃发的模样已令众人知道情况相当不妙。

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就是小五行擒龙阵的布置被废,令先前的一番心血完全白费了而已,所以邱修元才会如此气愤难当。

可是转念一想,事实上双方实力的差距仍在,就算没有了小五行擒龙阵的辅助,只要最后仍然能够抢下那血魄红芝珍宝,就算己方多付出些代价也算不得什么了。

而且若是最后还能将这套阵法法器给收为己用,那可就真的是件意外的收获了。

结果想着想着,邱修元的怒火不但平息了下来,同时眼中杀气炽盛,准备立即一拥而上就将此黑衣少年给擒了下来,就算真武门其他人还躲在密林之中也无所谓了,双方就靠着实力来硬拚一场吧。

可是邱修元的想法却早已落入了易庭的算计之内,从一开始见到阵法法器的出现,再到阵法被废后的愤怒难当,然后理顺了形势并平息下了怒火后,必定会下令一拥而上先干掉易庭再说。

但是这中间也不过才历经数十息的时间而已,当邱修元将手举起准备指挥众人一拥而上时,却发现易庭早已在其半刻的呆楞当中,竟明目张胆地开始挖掘其布置好的阵基。

“这…这…这怎么可能?!他能识破有人安置法阵埋伏还说得过去,可是阵法并未启动,他怎能找到埋地三尺之下的阵基所在?!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邱修元不可置信地话语,以及其高举着却颤抖不已的手臂,令准备好要冲出去的南天门众人又呆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再转回头看着场中的目标。

只见那黑衣少年此刻所在之处的地面周围,正整齐地围绕着五个有头颅般大小的深洞,先前其实有不少人都有看见易庭的动作,知道这些深坑是用类似暗器一般的武器给挖掘出来的。

不过看见之人,都以为易庭只是还未布阵完成而已,因为其打出了数道手印之后,并未有任何的迟疑就一跃到达了现在所站之处,一切都是一气喝成般地连续动作,所以就像是布置阵法中的一个环节那般地自然平顺。

惟有邱修元知道易庭目前所站的位置所在,正是其布置小五行擒龙阵的五处阵眼之一,但因先前被愤怒给蒙蔽了理智,然后又分心思索接下来应该采取的行动下,竟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发觉到易庭一连串动作的真正意图。

此时当邱修元感觉到法阵结构有些松动后,才惊觉到其中一处阵基已被破坏,然后就惊见到五个深洞之中,各飞出了五颗颜色各异的石块,正是其用来布置阵法的五行晶石。

只见易庭将几乎有拳头般大小的五块晶石给收了起来,然后脸上露出了极度满易的笑容,但看在邱修元的眼里,只觉胸口像是被巨锤重重地击打了一下。

当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但嘴里依旧不停地叼念着:“不可能…不可能…他怎能发现我布好的阵基所在…这…这怎么有可能发生…”。

……

鞍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鞍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鞍山治疗卵巢炎费用
鞍山治疗卵巢炎医院
鞍山治疗盆腔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