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河口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木马】一路向北(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8:29 编辑:笔名
这一年的冬季,来的似乎特别的早,北方的一座小镇上,天寒地冻,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
雪花如白梅点点,在空中盘旋着,在凄冷北风的裹挟下,缓缓的飘落了一地。河面冰封,山川变色,万树琼枝,百屋敛霜。
曾经繁华热闹的街市上,此刻冷冷清清,尚未到掌灯时分,已经人迹罕见。
城外一座破败的屋宇内,一大一小两个乞丐正抖抖索索的围着一团半死不活的火堆取暖。那中年乞丐是个头发已经完全发白的中年人,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似乎无数张开口的嘴巴,满头乱发已经纠结成了团。奇怪的是,他虽然头发皆白,面容却仍然很硬朗很帅气的样子。
他身边平卧着的,是个已有十一二岁的女孩,此刻脸上沾满了黑色的烟灰,看不出肤色如何,不过,她紧闭着双目,额头有大滴的汗珠渗出,嘴唇干裂的接了一层厚厚的痂,似乎在做噩梦一般。
两个人看来到像是叔侄两人。
中年乞丐担心的看了看身边的女孩,轻轻的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起身去拨弄火堆,企图使它燃烧的旺一些。
女孩此刻仍在昏睡。
到处都是灰尘与断壁残垣,到处都是腐败和危险的信号。中年乞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感觉是安全的。于是,又重新坐到了女孩的身边。他轻轻的拢去斜横在她脸上的乱发,爱怜地轻抚着女孩肮脏的小脸蛋。
他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几天前可怖的事件中。
那日,一向戒备森严,门丁众多的龙府突然就闯入了一群江洋大盗,个个凶神恶煞,武艺高强。厮杀中,主人身负重伤,眼见性命不保。情急之下,他拼命杀退了跟前的强盗,企图前往救助。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从后面房里一路哭叫着,被几个人追杀了过来。主人的眼神立刻变得通红,心急如焚,却无法摆脱跟前几个强盗的纠缠。于是,满怀期望的看了他一眼。
跟随主人多年的他立马明白了。迅速冲过去,抱了小女孩就走。最后回头的时候,他看到主人的胸前已经多了一把刀,整个人如被水浇透了的泥塑一样,瘫软了下去。主人的手是向前伸展着的,眼睛里充满了对他的期盼和对女儿千丝万缕放不下的挂念。
他的心里悲痛莫名,脚下手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手起,刀落,血水便如西瓜汁一样四处喷溅。
好在,他没有辜负自己玉面神刀的称号,最终杀出了一条血路,冲出了重重的包围,救了小主人钰儿一命。
两个人辗转流离,因怕了他们继续追杀,只得扮作乞丐,一路乞讨,一路受尽人家的白眼和奚落。可怜的是钰儿,竟一夜之间由锦衣玉食的千金 ,沦落成了靠乞讨为生的乞丐。
钰儿亲眼目睹了娘为了保护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做了盾牌,挡住了恶贼向她刺来的一剑。那血淋淋的惨状,和爹娘死前眼中的期盼,让她一夜之间长大。柔弱的她,小小的年纪,遭此劫难。几日以来,她总是不敢睡去,一闭眼,便是满世界的鲜血和尸体,便是爹娘临死前眼中的不舍与痛苦。
好在有玉面神刀叔叔的照顾,她才能够安然的活到今日。神刀叔叔姓宋,名九州。过去,父亲一直让钰儿叫他叔叔的。而且父亲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兄弟来对待的,从来都是尊崇有加,极为看重的。关键时候,果然是他为龙家保留了唯一的血脉。
此时,正在睡梦中的钰儿突然眉头拧成了一团,呼吸开始急促,嘴巴大张开来,却发不出声音,冷不丁的一下子便坐了起来。她惊恐万状的打量着四周,直到目光落到叔叔的身上,才稍微安静下来。
玉面神刀爱抚的揉了揉钰儿乌黑蓬乱的秀发,低低的问:“又做梦了吧?”
“叔叔,我怕!”钰儿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嘤嘤哭泣起来。
“有我呢,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手指头的。”玉面神刀宋九州似乎在安慰钰儿,又似乎在对着苍天发誓。
屋外,大雪继续纷纷扬扬的飘洒着。萧瑟的北风从没有窗纸的窗棂里长驱直入,玉面神刀感到了刺骨的寒意。他知道,必须要找到一个稳妥的落脚处,才能够保证钰儿的安全。
到哪去呢?蓦然间,他想起了一个人。对,只有她那里,才是安全的。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肯帮助自己吗?

(二)
“干娘,该吃饭了。”
姑苏城外的一座豪宅内,一中年妇人正披了纯白色的裘衣,站在一片梅林中。那些梅儿此刻正鼓着或紫色或葱绿的芽孢,生机盎然的在枝头浅睡。
听到呼唤,妇人缓缓的转过身来,却见她,身材玲珑有致,容颜白皙姣好,眉头微蹙,虽是有些沧桑之意,却仍风姿绰约。
一少年如一阵清风,连蹦带跳的就跑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腻成了一块蜜糖。
“干娘,每次你都看梅花看到忘记了吃饭。哪天,风儿也变成了一树梅,就站在干娘的眼前,让干娘永远只看我,不看其他的梅花!”那个叫做风儿的少年撒着娇。
紫苏看着正青春年少的风儿,面前恍惚间出现了自己初见他时的情景。也是一样的英气勃发,一样的活力四射,不过,他的眸中,更多了一份桀骜不驯的孤傲。
紫苏回过神来,慈爱的拉了风儿的手,嗔骂道:“你个傻孩子,就知道胡闹,在这样闹下去,看你还怎么娶媳妇!”
“不娶就不娶,不娶正好,我就永远陪着干娘。”风儿毫不犹豫的说。
两个人一路笑闹着走向梅林前那栋雕栏玉砌的小楼中去。
幽静的小楼内,珠帘绣幕,兰麝如熏,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整个气氛温馨而且典雅,书卷气十足,一点没有富贵铜臭的气味。
两个人在正厅的红木桌前坐定,有穿着粉衫的丫鬟端了茶水前来侍奉。紫苏接过来,打开盖子,一股茉莉的清香扑鼻而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神清气爽的。自从多年以前那个人把茉莉花瓣直接投入她的茶碗之后,她便爱上了这样的清香,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九州,你现在在哪里呢?紫苏暗思。二十年了,爱也罢,恨也罢,自己竟然为他虚耗了二十年的光阴。如今,鬓边已经隐约有了霜雪的欺凌。
原来,恨有多深,就是爱有多深。那些恨就是代表心里的放不下,不然,她为何会以死相逼,拒绝了任何出嫁的机会。
“ ,门外有两个乞丐求见。”丫鬟春花突然闯了进来。
“乞丐?”紫苏好生奇怪。
“打发他们几个银钱,让他们走了便是。”
“那个老头不肯走,并且让我把这个交给 。”
由于紫苏一直未嫁,所以府中人还是一直延续着过去的称呼,仍然叫她 。她生性散淡,也懒得去纠正。
春花手中的那柄小小的玉色如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霎那间,她清秀的脸上颜色大变。风儿奇怪了,因为记忆中的干娘一直是不紧不慢,如青莲一样的稳妥安静的。那柄如意,有什么来头?
九州!紫苏喊道。他,还活着吗?怎么可能?她浑身颤栗,想要站起来,一时间竟然无力。
见还是不见?当年他被爹爹羞辱之后,负气而走,一走竟然就是二十年。如今,两个人已经垂垂老矣,见或不见,有什么紧要?
“告诉他,就说紫苏已死,让他速速离开吧。”紫苏眼中蕴泪,哽咽出声。
春花不知这其中的缘由,只能按照吩咐去做。她刚刚迈出厅堂的门槛,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也罢,既然寻来,必有缘由,让他进来吧。”紫苏吩咐到。
“是!”春花接了命令,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
玉面神刀宋九州,二十年前亦是一位倜傥风流的美男子。当时小小年纪,就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扶危济困,不惧强权,颇得武林和民间的喜爱。
那日,在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外,救起了正被几个恶霸调戏的紫苏。两人竟然一见生情,彼此私定了终身。那柄小小的如意,正是当年紫苏送给九州的定情之物。可是,当他亲自去紫苏家里提亲时,却被当时正在朝廷里官高位爵的紫苏父亲大大羞辱了一翻。并且无情地告诉他,今生即使把女儿嫁给一个乞丐,也不会让她成为他这样一介武夫的妻子的。
心高气傲的他一气之下,竟然没有跟紫苏打个招呼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从此,江湖上再也不见了玉面神刀的身影。
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紫苏早就嫁了。谁知十年前他无意间听到有人提到她父亲的名字,他装做好奇,随便一问,才知紫苏竟然为了他一直未嫁。
可惜,他再也没有去寻找她的勇气了。江南,于他,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既美又痛入骨髓的梦。
再次踏入紫苏家的大门,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紫苏变了吗?
他千里迢迢的寻到江南,除了给钰儿找个安稳的住处外,他的心里,也是有一丝丝的牵挂的。而钰儿,只是他寻梦的一个契机而已。
厅堂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进来时,紫苏一时间竟然认不出。满头的白发,如丝丝的银针扎痛了紫苏的心。
当年那个白衣翩翩的英朗少年,如今竟然被岁月打磨成了这般模样。
相见果然不如不见啊。
紫苏的泪潸然而下。
九州再见紫苏,亦是百感交集。二十年的岁月,在她的身上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除了一份淡淡的忧郁和成熟的味道之外。
两个人都愣在那里,一时间无语。
还是风儿玲珑,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对于干娘是极为重要的。于是,忙招呼了九州与钰儿坐下,并让丫鬟们奉上茶来。
淡淡的茉莉花香传入了九州的鼻端。许多遥远了的感觉,如漫天花雨,将他整个的覆盖了。这么多年过去,紫苏竟然还是喜欢茉莉花茶的那种清香。难道?他不敢想下去。
钰儿早被九州在城外清清的小河边,清洗干净了面庞。此刻,她面如玉,眸似星,唇上的痂亦脱落了,由于刚被水滋润过,粉嫩异常。一看就是个地道的美人坯子。
少年风儿突然间有些心跳过速。
钰儿和九州的衣服到处都是破损的痕迹。一看就知道经历过事情的。
紫苏本想细问,可是看着两个人极其疲惫而且饥饿的样子,便止住了问话,让丫鬟先给他们上饭。

(三)

看到那么多的好吃食,九州尚且顾及自己的面子,尽量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钰儿可不管了,像只刚断奶的小老虎,完全忘记了母亲的教导,狼吞虎咽了起来。
紫苏在一边,看看九州,看看钰儿,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忽然间,她感觉自己有家了一样。
其实,没有心爱人的屋子,只是屋子,有了爱人在的屋子,才算是家。
九州的头发白了,可是他的面容依然俊朗。沧桑过后,反而平添了男子汉成熟的味道。过去的,既然留不住,何必计较呢。
紫苏感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柔软了。
饭毕。紫苏打发风儿带钰儿出去走走,并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人都遣走之后,紫苏看着坐在那里拘谨成一团的九州,半响无言。久久才叹了一口气。
“还好吗?”她问。
“你呢?”九州抬起头来。眼中赫然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你说呢?”紫苏幽幽的反问。
“是我对不起你,那时我太年轻任性,竟然不懂得争取,害的你苦了这么些年。”
“你.......你.......”紫苏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洒落了一地。
九州心下也甚是凄凉。那份爱,竟然耗去了二十年的光阴,现在,还捡拾得起吗?自己现在背负了主人的血海深仇,一无所有,还有权利说爱吗?
想到此处,他低下了头。甚至没有去安抚一下紫苏的勇气。
“冤家!”紫苏恨恨的,声音却是极低的骂。“我恨我自己,这么多年,竟然不曾把你放下。”
九州的身子像被什么击中。他迅速抬起头来,望着紫苏。
“当年逃避,如今还想逃吗?”紫苏再骂。
“可是,如今.......”他想起主人家的仇,和钰儿的将来。
“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将你我分开的吗?”紫苏大胆的说。“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有了家室。”紫苏蓦然间紧张起来。其实她明明知道,若九州有了家室,是绝不会到这里来的。她只是想确定一下这个男人的心思。
“我没有!”九州快速的辩解道。
“只是,我现在有事情要你帮忙。”九州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热。毕竟求人家办事是有违他做人的宗旨的。尤其是求自己爱着的女人。
“冤家,现在,你与我,还那么生分吗?”紫苏再骂。
那些往日的美好,在这样的对话中,如梅花,一瓣瓣的打开了。

(四)

那日之后,九州与钰儿便留在了紫苏家里。当年,父母双双故去之后,一天,紫苏出去散心时,在大街上救下了奄奄一息的风儿,作为自己的义子收养着。风儿竟然是个极其聪敏伶俐的孩子,知道感恩,一直以来,给紫苏带来了许多的快乐。这一切,都是紫苏亲口告诉九州的。她说的简短而且干净。似乎那些日子,不值一提一样。
九州和紫苏这里自不必说。二十年蹉跎了的光阴,使他们懂得了珍惜与宽容。九州练武时,紫苏必定会站在回廊中,一边温婉的笑看,一边不断的鼓掌,像是重回到了二十年前。而紫苏去梅林观梅时,九州必定会在一边牵着她的手,小心的替她拉扯着衣服,怕她受凉。两个人再也不肯分开一步。
风儿和钰儿相处的也是非常融洽。风儿大了钰儿两岁,再加上他那段凄凉的身世,更懂得疼爱钰儿。两个人看起来,到是有了青梅竹马的意味。九州与紫苏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若不是钰儿有家仇未报,必定要给他们订了亲事的。
闲下来的光阴里,九州便督促钰儿和风儿习武。他对钰儿好是极好,在练武上,却非常严格。因为他知道,现在他稍微放松一点,将来付出的就可能是鲜血的代价。钰儿是必须要承担自己的家仇的。

共 1151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路向北》花如白梅点点,在空中盘旋着,在凄冷北风的裹挟下,缓缓的飘落了一地。河面冰封,山川变色,万树琼枝,百屋敛霜。曾经繁华热闹的街市上,此刻冷冷清清,尚未到掌灯时分,已经人迹罕见。”语言生动流畅,情感细腻,环境描写好。描写九州与钰儿的情感故事。感谢您投稿江山文学网,期待您更多的佳作。【编辑:诗人夏红雪】宝宝绿色大便
冠心病心绞痛治疗原则
幼儿口舌生疮
小孩子流鼻血